畫屏鳥

我是羽黑,沒綁手機所以日後留言也無法再回覆,請見諒。
已增加新家連結,以後會更新在Blog。
友情並未更高尚,愛情並未更可貴,親情並未更神聖。

趁著手機還能發文的時候發一下。

sosad.fun/users/29274

大概不會定居在這裡?只是留個可聯絡的地方,等找到新居之後會在那邊通知吧。如果狀況解除⋯⋯嗯,這個狀況會解除嗎?我想綁定手機號應該是成定局了。

畫屏鳥跟羽黑這兩個名字不會變,如果哪天能透過同樣的名字再相逢,我會很高興。

謝謝留言、喜歡、推薦過的所有人對我的愛護。真心感謝。

在LOFTER貼的第一篇文發表於2013年10月24日,算算也快要滿四年了。這幾年下來有多大的變化,並不是不記得,所以還留在這裡就顯得我很……嗯……就是很那個,因此除了嘖嘖稱奇也不說什麼了。

紅葉傘時雨振袖被屏蔽就罷了,反正就算寫得很乾也確實該做的都做了(連第一次發失敗被我刪除的那篇都被挖出來屏蔽,是要做業績嗎),春告鳥的敏感詞在哪我就不知道了,也不想去試去改。送春沒有被屏蔽,不過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齊齊,所以我做了點修改,看看能不能讓我家的赤俏赤同進退了。

十九大結束後再處理,沒被放出來我就重貼,不能重貼我就再想想,總之等下禮拜再說。

(10/20)兩篇都在留言的指點下被吐出來了~~~...

[金光布袋戏] 红葉傘時雨振袖(俏赤)

赤俏赤的俏赤。是俏赤,非常害羞的俏×很放得开的赤,不要走错。有几句赤俏的暗示,请自行避雷。

贴图也被屏蔽了,只好直接上网址,或者请移驾三十六雨,不过希望各位不要因此抱有什么错误的期待……

 

 

 

  醒来时,坐在枕边看着他睡着的人不在了。唯有一阵细碎声响回荡在耳边,熟悉而令人安心,像是在轻声哄着他睡久一些。半清醒的意识格外天马行空,俏如来先想到这会不会是传闻住在宅中的小妖,再想到阴阳术驱使的式神,末了才终于想到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的,那一抹华美的红。

  正是赤羽的声音,融在稀稀疏疏的雨声里。

  隔着纸门,向来高亢清晰的嗓音成了模糊的音节,此刻的俏如来也难以费力辨认...

[金光布袋戏] 送春(赤俏)

端午都过了还春天……不管啦反正这是五月的故事。

 

 

 

  俏如来抵达东瀛时,已经是叶樱的时节。赤羽带着他走在散落着樱色的小径上,不禁惋惜:「你若早来几日就好了。」
  「如此景色,也不失为一番美景。」俏如来稍微落後他一步,彷佛不忍落足。确实,满地落樱铺成的地毯华丽而脆弱,轻轻一踩,花瓣就在鞋底碎裂成片片。
  「没能让你见到盛开的模样终究可惜。若不是前两天下了雨……」赤羽回过头,见他一副踌躇不前,便停步等待。俏如来笑了笑,踩着花瓣走到赤羽身边。
  枝头的残樱衬着新长出的嫩叶,别有一番生机蓬勃的可爱。在俏如来看来是烂漫的春景,赤羽口中却隐隐带着春日将逝的感叹。那大概是仅有见识过胜景的人...

全職與一點點金光的閒聊

勉勉強強也算是寫過一次銀燕了。其實史家人我都想寫一遍,但當中最不知道如何是好、最想逃避的就是銀燕,不是不喜歡,而是……沒辦法寫得可愛!寫不出牛萬分之一的可愛!不可愛的牛還能算是牛嗎!

從以前到現在都拿個性可愛的人物沒轍,回顧全職,黃喻硬是寫了四篇,孫翔相關也寫了兩篇,只能說當時的自己真是有挑戰精神,雖然還是沒有寫出黃少與孫翔萬分之一的可愛。


說到全職,大概是因為動畫開播,最近也有一些新的小紅心和追蹤,非常感謝。不過在我三刷原作前,應該暫時沒有機會寫全職的同人。

全職算是我在創作方面比較滿足的圈子。每個圈我都會有心中的「最後一篇文」,不見得是實際的最後一篇,而是只要能寫出這篇,我就覺得...

[金光布袋戏] 痛(小空/史家兄妹)

提及魆妖纪05、06剧情。

提及并稍加改动鹰燕龙虎榜的剧情,不过鹰燕跟黑白以后的剧情部分衔接部分又有差异,未来搞不好会被打脸。

  

  

  

  小空与手足相处的时间,实际算起来只有一年多。若是论四兄妹团圆的日子,那又更短了。

  击败八足原人后,四人谈起往后的打算,史菁菁说:「我想去鞑靼国看看,听说神尼跟我娘亲都在那里。我……我还没见过娘亲。」她轻声叹息。「或许父亲也在那里。」

  她看向其他三人。「哥,我们一起回去吧!」

  回去。回到过去十几年来他以为不存在的亲人身边。

  银燕跟菁菁从未见过自己的娘亲,可是小空不同,他见过。他甚至还见...

[金光布袋戏] 莫比乌斯(戮史)

突然惊觉下礼拜御魂就要摘面具了(吧),非常紧张!赶紧先把脑里的戮史输出一篇。

忧郁迷惘的小青年史仗义,慎入。

  

  

  

  他正在掏口袋里的零钱,忽然听到店员开口:「你爸爸刚才也来过。」

  史仗义抬起头。站柜台的只有眼前的女孩一个人。大概她之前都只是不冷不热地结账,也不怎么笑,史仗义只觉得她眼熟,这还是第一次正眼看她。她圆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切,即使穿着便利商店奇丑无比的制服也显得有几分可爱。

  「真的?」他问。

  听到他回话,女孩笑得更加灿烂。「我应该没认错!我注意你们……好几天了。」讲到这里,女孩的笑容变得有些羞涩。「今天你们来的时间...

[金光布袋戏] 有名无实(千雪+银娥)

看到王骨e大对有名无实的诠释很久了,今日忽有所感,稍微写一下。

  

  

  

  千雪一找到目标中的人物,追上去就喊:「藏仔啊。」

  自号为天地不容客的人不想理他,千雪自顾自说下去:「后天要给七巧做生日,你也来吧。」

  「……为什么要我去?」

  「七巧想你啊。她说好久没见到罗叔了。」

  见他沉默不答,千雪知道他想到无心,便也不逼他,只说:「要不然,你至少送个礼物。」

  「我哪知道小姑娘喜欢什么?」

  「我还没去邀俏如来,你去叫他,就当作是你送的礼物了。」

  「俏如来跟我有什么关系,为何要我去邀。」罗碧哼了一声。过了一会又忍不

[金光布袋戏] 朋友(恨+心)

 

 

 

  即便睽违一年,那辆标志性的黑白相间跑车以惊人魄力驶过时,站在街口等红绿灯的忆无心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。

  忆无心亲自握过那辆车的方向盘,知道以那辆跑车的性能,现在的车速已经算是相当收敛,但那速度仍然快得不给她任何机会看到车主一眼,只能目送跑车呼啸而去,然而她心中依然充满久别重逢的喜悦。如果可以,她还是想见他一面,但能见着他的车,她也够高兴了。

  「你们有没有看到刚才那辆车?好帅喔!」

  身旁的飞渊也对着她与常欣感叹了一句,但话题很快转回新开的主题咖啡厅。忆无心在脑内盘算着,虽然上礼拜高中校庆补假跟她们出去玩已经花了些钱,可是开幕活动太吸引人了……南宫恨这次会待...

[金光布袋戏] 白妙(神紫)

突然丧失说故事能力,这只是一篇刚好在今天写完的短短复健。

  

  

  

  一方面归功于一点时运,但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他长久不懈的努力,总算将注视已久的美人抱在怀中,此时起其他心思都是极端的浪费;然而也正因一直细细欣赏着怀中的美人,眼见月影已流转成日光,沿着搭在他胸前的白皙臂膀一点一点向上爬,神田京一玩赏这片美景好半晌,才终于亲亲紫的额际,认分起身。

  背后传来窸窣声响。他披着襦袢转头望去,见紫也跟着离开被窝,拉过一旁的襦袢套上,走到他身后,手指贴着衣领,顺着背脊慢悠悠画下来,留下一阵麻痒。

  她调正了中心线,又绕到前头为他拉好衣襟,一手接过他...

1 / 6

© 畫屏鳥 | Powered by LOFTER